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重启之命运 九-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孙女婿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5:56

重启之命运 九-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孙女婿

一声令下,放好茶几,端来茶杯,拿着刚刚烧好的茶壶斟满杯子....

虽説冲茶的技巧是绝不可能及得上耳濡目染,已经浸yin于此道二十多年的卫宫士郎,于味道上或会较逊se,然而,整个过程井井有条的,不消一刻便能端上好茶,从效率来看,也足见两仪家佣人的功夫。

“呵呵,毅这孩子虽然已经是成年人了,但遇到事情时就很容易将其他东西扔到一旁的毛病却还是没有改掉,所以才会把礼数都忘掉了,还请卫宫小友你不要见怪呢....对了,明明是贵客来到却只能拿出这些粗茶来招待,请多见谅呢。”从看到老翁进来的同时,两仪毅就已经自觉地挪开了主人家的位置,而老翁也很自然的坐了下去。此刻,看到佣人已经把茶冲好,从门外进来的老翁笑呵呵的抚了抚胡子,然后对着卫宫士郎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嗯....”看着眼前满脸笑容的老翁,卫宫士郎无奈的皱了皱眉头。

凭卫宫士**dǐng**diǎn**郎的眼力,不难看出对面这老翁的笑容是出自真心的,而不是笑里藏刀的那种笑,又或者自己刚刚那种挑衅xing的笑容...最少暂时是这样的。但也正因如此,他才加倍的感到难办啊....

有句俗语説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老翁看上去一把年纪之余,还要和蔼可亲的,感觉上就像是那种溺爱孙子的爷爷,也是卫宫士郎挺喜欢的那种长辈,光是第一印象便给「两仪家的长辈」这六个字挣了不少分数。

除此之外,也不像两仪毅那一上来便是板起一张脸,准备谈正事的态度。此刻老翁给卫宫士郎的感觉以及他对卫宫士郎的称呼,甚至令后者觉得老翁就好像是在招待孙女的朋友一样,而不是在招待第四魔法使。一瞬间,气氛就从谈公事,变成了谈私事,剑拔弩张的形势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不清楚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卫宫士郎也不是那种只要事情一不如意便生气,又或者是咄咄逼人地要尽快解决事情的人....事情总是要説的,不可能拖到天荒地老,但也不急在一时。既然对方摆出了随和的态度,那么自己就以相应的礼数枇应对就好了...

想到此处,卫宫士郎闭起眼睛,轻轻的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甘甜柔和,而且接近没有涩味.....玉露吗?比我家的茶叶还要高级呢..”

“喔?素闻卫宫小友喜欢喝红茶,没想到就连本国的茶叶也清楚得很呢。看来,老夫今天是遇上茶道的大家了。”看到卫宫士郎一下子就认出了茶叶的名称,就好像看到了同道一样高兴,老翁也笑容满面的喝了一口茶“来,难得卫宫小友你来到这儿,就当作是老头子给的见面礼,回去的时候就带上这种茶叶走!千万别给我客气啊!”

“....老先生...”

“呵呵,説起来老头子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果然人老了脑子就出毛病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老翁习惯xing的抚了抚胡子“在下两仪林,是小式的爷爷。如果卫宫小友不介意的话,就和小式一起叫我爷爷好了。”

“......”

亲热...过份的亲热,这是卫宫士郎对老翁-两仪林的综合评价。

的确,从刚开始的见面乃至到对方説出要送茶叶给自己时,两仪林对自己的态度也还可以説是老一辈看到孙子带朋友回家时的那种亲切...然而,去到直接让自己叫他爷爷这一diǎn简直当自己是自家人的做法,又好像有diǎn亲热得诡异....

若果是时常见面还好説,但双方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还只谈了十句不足,就是再热情的老人家,也没有可能立即让对方叫自己做爷爷?莫非,是想先和自己拉关系,然后再让自己不好意思干涉两仪家的事务?

也罢,用直球决胜负....

“......两仪老先生。”没有依照老翁的好意依旧客客气气的称呼对方,卫宫士郎轻轻的放下了茶杯“茶叶的事情就先放到一旁好了,关于我信中所説的事...”

“那就当然是没问题了。完全no

。就按卫宫小友的意思办,那个计划完全取消。”

“诶?”

“父亲!!”

两个极端的回答...一下子就打乱了卫宫士郎的部署。

但是,比较起因着反差完全回不过神来的卫宫士郎,那边的两仪毅却已激动的站了起来。

取消计划?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家族多年以来的心血啊!

然而,就连正眼也没有转过两仪毅那边,视线一直放在卫宫士郎身上,两仪林仅是向自己的儿子挥了挥手,示意后者先闭上嘴巴。

“本来嘛...老头子我就不是那么坚决要主持这个计划。也是多亏卫宫小友透过协会正式的寄信过来,两大魔法使的联名一下子就让那群顽固的家伙完都吓破胆了,而老头子我也可以轻而易举让他们闭上嘴呢。”两仪林轻轻的苦笑了一下,一副得救了的表情。

“那....”

“对了!説起来小式也是第一次把朋友带过来,听到这个消息,她母亲也很想见一下卫宫小友呢......秋隆!”完全无视了还没定下神来的卫宫士郎,説着説着,两仪林便突然向外面大喊了一声。

“在。请问林大人有何吩咐?”

“这边的正事已经谈完了,我想现在这个时间,小式和真澄那孩子的话也説得七七八八了,难得卫宫小友来到,就带卫宫小友去见见小式的母亲。想必,小式和真澄也会很高兴的。”笑呵呵的抚了抚胡子,两仪林向门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啊啊,对了,难得小式终于回家了,我们今天晚上会有一个大型的家庭宴会的!不过考虑到小式她太久没回来,对一些亲戚还不是那么熟稔的关系,只有她母亲在她可能会有些不安呢,若是卫宫小友也能出席的话想必小孩子也会较开心。”

你説呢?卫宫小友?....

带着这样的眼神,两仪林对着卫宫士郎轻轻的笑了一笑...

那,也正是卫宫士郎刚刚对着两仪毅的那个笑容....

...........

最终,还是答应了两仪林的邀请,卫宫士郎满脸无奈的跟着砚木秋隆走出了这大厅,向着两仪式母亲的房间进发着。

从卫宫士郎走出着这大厅开始,两仪林就没有再出声。静静的算着距离...良久,确保了卫宫士郎已经走到远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两仪毅时,两仪林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

“毅啊,不是我想责怪你,但是到了现在,你观言察se的能力以及説话的技巧还是差得很远啊!”

“父亲,你的意思是.....”

“唉,难道説你还没有找到我刚刚説话的重diǎn吗?卫宫小友...不,第四魔法使他啊,实力﹑头脑,还有身份都完美无瑕,弱diǎn却是出在式的身上啊。”

两仪林轻轻的摇了摇头,卫宫士郎固然对刚刚被他步步进迫感到无奈

.....但是他对于眼前这个死脑筋的儿子何尝不感到无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自己的儿子,刚毅是刚毅了,和名字一样。此外果断也是果断了,就是灵活和头脑差了一些....若果,他能像卫宫士郎的话,也不用完全相像,只需五成左右,两仪家现在已经重振声威了.....

“在来到之前我也只是推测,但来到之后我就是确信了。你仔细想想,在和你谈话时针锋相对的,显然,他不是一个没主见,容易随波逐流的人。但是,到了我説话时他就完全説不出话来,每一步都顺着我的提议去做那么被动,这是为什么?爽快地答应他的要求令他错愕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主因是出自式的身上。”话虽如此,儿子是不能换的,还好..他也生了个好女儿....现在,两仪林也只可以慢慢的指导他去思考。

“父亲,你是説....第四魔法使他喜欢...式?”听着两仪林的説话,两仪毅疑惑的尝试做总结。

“这diǎn倒不能肯定。但可以知道的是,式那娃儿在第四魔法使心中应该占了很大的位置....刚刚打式的人情牌成功使他被动的答应留下是一个实例。但此外也是有迹可寻的...试想想,第四魔法使不喜欢扬名和露脸这一diǎn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人能找到他。然而,就是为了式,他非但第一次公开的以协会要员的身份来信,而且还要在信中用上真实姓名并找上了第二魔法使联名....更重要的是,素来保持神秘的他竟亲自的将式带了回来..这一切一切都不符合他的作风,但他却毫无怨言的做了,由此可知,式在他心中的重要xing....而这,也是为什么刚刚一谈正事就剑拔弩张的原因...毅你是触动到他的底线啊!”

“但是这不奇怪吗?第四魔法使可是从千年之前已经存在的人物,他怎么可能会对式...”

“原因不比结果重要,记住这一diǎn就可以了.....”两仪林挥了挥手,打断了两仪毅説话“计划那边就如我所説终止!我们两仪家没有和魔法使对抗的实力....另外,我们的目样是要追寻根源,方式并不重要。听説第四魔法使是没有家族传承的,换言之,他是仅凭自己一代便成功达到时代之dǐng峰,比起我们,他能够找到根源的机率更高。以将他招为我的孙女婿为目标,由现在开始尽全力用式来拉拢他!再不济也可以使第四法成为我们两仪家后人的东西....赶紧去提醒那群家伙别在宴会上丢脸,毅。”

“...明白了,父亲大人。”

向两仪林鞠了一躬,两仪毅缓缓的转身离去。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两仪林轻轻的喝了一口已经冷掉了的茶。

而且......那小子真的像活了千年之久的老怪物吗?

总感觉...有些违和啊.....

榆林性病医院排名
河池治疗龟头炎医院
莆田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榆林治疗性病的医院
河池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