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十年金融同業沉浮鏡鑒高盛智慧照亮信托

发布时间:2020-01-27 01:46:42

日光之下没有新事

这就是为什么(,)董事长会以洋洋洒洒数千字在《财经》(,)杂志上撰文所谓“全球银行百年兴衰镜鉴”——若从人类并不久远的金融史视角来看,当下国内金融业的所谓困境,最优的化解方案恰恰不是所谓“市场经济”的简单疗法,这不但已经被“全球银行百年兴衰”史所验证,而且也就是过去十多年里中国主流金融业涅重生的现实选择

再以这样的视角去看转型路口的中国业,所谓以“市场经济”手段来打破“刚性兑付”的建议,难免显得有几分幼稚——全面打破刚性兑付固然是最市场化的出路,但这种激烈的应对方式在历史上从来都不是中国金融体系的首选方案

因此,本文不会纠结于要不要打破刚性兑付,而会着眼于过去十年中国金融同业浮沉的转型智慧,让信托业顺利度过逆境,重拾美好人生,是所谓“十年金融同业浮沉镜鉴”,与姜建清董事长之“百年全球银行兴衰镜鉴”呼应

中国金融业里,信托不是第一个“坏”孩子,也决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信托之前,中国的三大主流板块——银行、证券和,都有过“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风险处境:国有银行上市前巨额坏账、证券行业委托理财的爆仓,保险三巨头噩梦般的巨额利差损如今,就算是金融从业人员都会感觉无比陌生,好像这些事情都已经是无比遥远的从前,但实际上这些事过去不过只有十年左右

(由此可见,岁月它不但可以是一把杀猪刀,有时也可以是一位魔术师)

这一次,可以谈谈保险业

今天提起保险三巨头言必称国际化、综合金融集团,但若回溯十年多以前,它们却有着十分不堪的曾经,并且,它们当年的处境可能比如今的信托更惨:

因为在高利率时代盲目销售长期(20年、30年甚至50年)高利率(8%-9%甚至两位数)保单,并且完全没有进行(也无法进行)资产负债匹配,导致这些保单未来年度的负债成本远远高于投资收益,这两者间的缺口即所谓“利差损”

因为在负债端二三十年甚至五十年之久的超长期保单,这中间的缺口若以理性的预定利率贴现回来是一个庞大到超出想象的天文数字,如今的三巨头倘若在当时的某一时点上清算,必定全部陷于深深的资不抵债

这个数字有多大看公开的媒体报道可以略知一二:

太保寿险曾经的董事长金文洪曾经透露,出于利差损的考虑,在引入战略投资者过程中外资投行评估太保寿险的时候,将业务以1999年6月为界分成两块:1999年前的老业务,也就是高利率时期(即形成巨额利差损)的保单,在讲到这里的时候,金文洪自曝“很多产品根本没有经过精算、没有经过批准就上市了,有的业务的期长达20年、30年甚至是50年”

对于太保寿险的利差损情况,金文洪没有透露,但引用(,)公开发行上市时公告的数据予以参考:

在未剥离1999年以前的老保单时,中国人寿整体的净资产是-1700亿元,而在剥离后,中国人寿净资产是300亿元,剥离掉的损失有接近2100亿元金文洪说,太保寿险当时的老业务量大约是中国人寿的9%-10%

原中国人寿董事长王在退休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1999年底调任尚未改制的中国人寿时,高预定利率寿险业务出现了400多亿的利差损,公司经营举步维艰

再看平安

2004年6月,(,)香港成功上市,招股说明书披露,中国平安年之间,为寿险产品提供了较高的保证收益率,在银行不断降息中损失惨重在一定的投资回报率、死亡率的假定之下,精算师推算出平安保险1999年6月之前的有效业务价值大致为负221亿元平安保险并未解释是否可将这200多亿看成是利差损,但该数据在业内确实被作为反映其利差损水平的一个参考

这动不动就几百亿的利差损,不但放在都今天不算是小数字,而在十年以前,相对于三巨头的体量来说,绝对是倾家荡产的架势以平安为例,2003年,中国平安净资产为148亿元,净利润仅21亿元

对于如何化解中国保险业巨额利差损问题,国际投行高盛曾提出过四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即财政买单(剥离,如中国人寿)、消费者买单、股东买单,或是通过拓宽保险资金投资渠道实现共赢

而在这四种方案中,财政买单手段最终只有国有背景的中国人寿采用,中国平安和(,)选择的是后三种途径中的两种:1.股东买单,即通过新利润来消化历史亏损2.以及拓宽投资渠道,提高保险资金的投资收益,使保险公司和消费者双方共赢在现实中,除了2006年和2007年两年大牛市外,基本可以说是痴人说梦,而股东买单,即通过新利润消化历史亏损才是这十年来中国保险业巨额利差损最具决定性的消化方式

至于消费者买单(即降低保单预定利率),其本质上类似于当下信托业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刚性兑付的手段,尽管看上去最为市场化,且日本和香港都曾采取过类似的措施,但最终考虑到可能导致市场对寿险公司信誉产生质疑,甚至引发流动性风险而被彻底摒弃

那么,中国保险业又是怎样在这十年里做到这一点的呢可以再看一组数据:十年以后的今天,2013年末中国平安净利润达281.54亿元,是十年前的13.5倍,净资产1827亿元,是十年前的12倍多

毫无疑问,曾经是天文数字的利差损包袱,随着中国平安十年间的高速增长已经快要消化于无形

为此我们专门请教了一位从业近20年的资深精算师,据他了解,目前新华、泰康两家较晚成立的寿险公司的利差损已经消化殆尽因为涉及到复杂的精算假设,其他三家当下的利差损具体金额无法准确推算,但他个人确信平安和太保(尤其是平安)这两家没有剥离利差损就上市的公司,通过历年利润冲抵以及逐渐调低假设预定利率,原本庞大的利差损也已经被消化不少

信托不是寿险行业信托业目前的问题也远远比不上当年的寿险行业:

其一,是信托产品的短期性,决定了它不可能产生二三十年甚至五十年这么久的投资收益缺口;

其二,信托尤其是大量的房地产信托,毕竟有大量的抵押担保品在手中,刚性兑付的本质不过是要以信托公司接盘的形式,上演一场以时间换空间的资本游戏而已,这个游戏,也正是国有银行上市以前所用过的那一套,只是信托所接盘的整体资产质量不会比那个信用贷款大行其道的年代更差,也没有次贷危机时几乎不受约束的高杠杆

信托业不是寿险业,还有另一重不那么确定的含义:

如今的信托业没有保险三巨头除了高利率保单以外的那些长期健康保单,后者乃是保险三巨头赖以顺利上市并且得到一个相当体面估值水平的根基此外,中国保险业利差损的神奇化解还在于过去十年中国保险行业快速的增长,如中国平安以十年超十倍的增长将可能引发灭顶之灾的包袱变得无足轻重中国的信托业的未来十年又将以怎样的方式实现同样强劲的增长,还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高盛智慧对中国寿险业的成功解决方案,或许才是中国信托业现实的出路所在

急性肝炎可以吃什么食物好
芜湖治疗白癜风方法
长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