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龙印血魂 第十九章 老头发话?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2:04

龙印血魂 第十九章 老头发话?

万客来,帝都最具名气的酒楼,帝都东南西北城中各有一家分部,许多有名气有身份的人,解决口欲都选择万客来。

万客来也不止是做有钱人的生意,普通人的生意也做,生意面广,又有名气,万客来每天如集市一般,人进人出,因为人流量大,也是消息传得最快的地方。

以姜逸飞的身份,自然要来万客来,又要听风声,自然要来万客来。

万客来内部布局,成塔式,高三层,第一层是大厅形式,有三百来张桌子,可以同时容纳一两千人。第二层和第三层中空,贵宾雅间并排,连成环行,坐在贵宾雅间,若是愿意,可以看到听到大厅里的动静。

说到有钱,帝都没有哪个年轻人比姜逸飞有钱。姜逸飞带着陈二旦和小白直接来到万客来第三层,在一间清新淡雅的雅间坐了下来。

稍后,便有专人来服务,陈二旦和小白也不熟悉,姜逸飞一个人点菜,一下点了几十道,全是万客来的经典名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荤的,素的,应有尽有,还有十几坛极品老酒。这让来人震惊,这么多菜,吃得完吗?最主要是太贵,付得起钱吗?

小白倒是欢喜得很,陈二旦也没什么,只是这么多菜,要吃到什么时候。

看到陈二旦的脸色,姜逸飞明白他的想法,当下道:“没事,慢慢吃。”

菜是好菜,必然难做,而且有的菜还需要马上去采集。

最先上来开胃菜和美酒,三人开始吃喝起来。

“二旦兄弟可是来自天泉宗?”

姜逸飞找话题,然而这句话说得极其不自然,毕竟姜逸飞很少和人称兄道弟,现在称陈二旦为兄,自然十分看中陈二旦。

“这你都知道?”

陈二旦随口说道。

“这有什么,风云榜上看到的。”

“哦!”

“风云榜貌似不准,你兄妹二人排名太低了。”

“这有什么,排名这东西没什么用。”

“恩!说得好。”

姜逸飞点头。

“你呢?不会是某个王子吧?”

陈二旦问道。

姜逸飞不愿意说,当下道:“王子什么的没什么用。”

吃着聊着。

“出事啦!出事啦!”

大厅之中,有人十分激动,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问道。

“天玄宗发飙了,据说天玄宗弟子在皇家猎场内先后被杀了好几人。”

“哇!不会吧?什么人这么牛逼,连天玄宗的弟子都敢杀?”

“据说是杀肖侯府门客的那对兄妹。”

“不会吧,那对兄妹有这么厉害吗?”

“消息是这么说的。”

“哼!”

另一个位置有人冷哼,道:“天玄宗可是死了一名炼神八重的弟子,那对兄妹哪有那么厉害,据说还牵扯到皇室。”

“不会吧!牵扯到皇室,那天玄宗怕是打掉了牙往肚里咽了。”

“难说,据说天玄宗被杀的人有一名是天玄宗太上长老穆震元的独苗孙子,怕是皇室也得给一个合理的说法。现在天玄宗高层已经和皇室高层交涉。”

“这么严重?”

“的确严重,现在帝都已经封锁,只能进,不能出

,皇家势力已经介入,追查杀人凶手。”

“皇家势力能不介入吗?若真是有皇家子弟牵扯,天玄宗可是派出洞天境的人,扬言要格杀凶手,皇家势力介入也是对牵涉子弟的保护。”

“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些牛人。”

整个万客来酒楼陷入议论之中。陈二旦三人听得连连皱眉。

“完了,完了。”

姜逸飞十分担心的道:“要是让人查出来此事有我一份,该怎么办啊?”

陈二旦不理解姜逸飞,当下道:“有皇室给你撑腰,而且我们有理,怕个什么?”

姜逸飞道:“这你不懂,若是被人知道,那我的形象不全毁了,要被骂死不可。”

我勒个去!陈二旦一直以为姜逸飞担心被出发被人报仇杀死之类的,没想到姜逸飞担心自己形象被毁,担心被骂,真是只怪鸟,不过杀了天玄宗的弟子,姜逸飞只担心形象,看来来头真不小,他不会是皇子皇孙吧?

这般想着,陈二旦道:“怕个鸟,等他们查出来再说。”

小白也不管这些,独自慢慢品尝美食。

三人菜还没有吃完三分之一,又有新消息传来,神农门也跳出来了。

“不会吧!那对兄妹暴打神农门弟子,暴打之后还洗劫,怎么可能?。”

“那对兄妹是哪里冒出来的猛人,所有大势力都敢惹。”

姜逸飞也是皱眉,不过倒是羡慕陈二旦得很,做什么事都十分自由,不需要有太多的想法。

“据说神农门和天玄宗联合,让皇室找出那对兄妹,若是不然,他们就会私自出手。”

“难说啊!据说牵扯到伟王府。”

“何止牵扯,已经有人上伟王府交涉了。”

“听说帝都好多势力都动了,真是不可思议。”

……

其实神农门,几个弟子被打,也不会牵扯到高层,毕竟只是年轻人的事,然而帝王准备退位,三王相争,还有不排除某些势力想取代皇室,所以这些小事只是一个借口,事涉及伟王府,其他人都想先对伟王府下手。

按照帝都规矩,杀人偿命,虽然这规矩很少执行,但是真拿到台面上来,够喝一壶。

……

“现在帝都内,都在找那对兄妹,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有人感叹。

“原来是有伟王府撑腰,难怪如此大胆,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天玄宗神农门面前,一个伟王还不够看。”

“唉!”

有年长一点的人叹息道:“都知道现在皇室不合,不然天玄宗和神农门又如何?大天帝国始终是皇室的大天帝国,不是别人的。”

……

雅间内,姜逸飞取出一个东西,放在桌上,慢慢地,那东西冒出一个透明气泡,将整个雅间笼罩。

“这是做什么?”

陈二旦问道。

“嘿嘿!”

姜逸飞笑道:“这是隔绝神识的好东西。”

“有必要吗?”

陈二旦不屑。

只是才说完,那气泡表面就有波动。

“卧槽!还真有人在用神识搜索。”

陈二旦大吃一惊。

少许,气泡又波动起来,而且这次波动很大。

姜逸飞道:“这道神识很强,至少要蜕凡境的人才有。”

“奶奶的,不会是找我们的吧?”

“应该是。”

陈二旦顿时觉得酒菜没有味道,蜕凡境的老家伙都出现了,看来这些狗日的都是玩真格的,不就是杀几个人吗?

许久,皇室通过某种手段向帝都发出一则告示:(青年赛即将到来,帝国各地青年弟子渐渐汇聚帝都,为了给青年弟子提供空间平台,不受影响,禁止洞天境以上和非青年人员动用武力,一切恩怨情仇,必须等到青年赛结束。)

告示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帝都,这是在告诫某些势力。

然而总有人藐视皇室,不过一个时辰,天玄宗和神农门就有长老级别人物违反告示,但后果是直接被皇室拘禁,据说还吃了苦头。

帝都震动,连天玄宗和神农门长老级别的人都被拘禁,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这是要大乱的节奏。但也说明皇室态度的强硬。

“不可能吧?难道是老头发话了?”

不光是姜逸飞,帝都内的许多大势力内部,都响起相同的一句话。

热淋清颗粒能治尿路感染吗
冠心病发病怎么治疗
血栓是怎么形成的原因
小孩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