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调戏诸天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守护之秘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0:10

调戏诸天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守护之秘

于此同时,图熊部落的大祭司也派人前往另外两大超级部落,图狼部和图虎部,毕竟他们的族长和勇士也在这一次袭杀中全死完了。

这个时候必须团结起来,唤醒各部落的祖器,否则那一男一女追上门来,他们面临的可能就是灭族之险了。

图熊部大祭司如今就站在一个石洞内,石洞极为宽敞,头顶还悬着人头般大小的月明珠,把四周照亮。

中央位置是个很高大的祭台,以黑土和黄泥垒成,四周铺有白花花一片头骨,而一把古旧的石斧就静静悬浮在祭台上方。

石斧看起来极为古老,表面全是裂痕,在斧面还布满着锈迹,说是锈迹,其实不然,那是血液干枯后形成的痕迹,斑斑驳驳,浸入其中。

“后辈图熊灰,来祖洞请祖器苏醒。”大祭司跪拜在下方,布满皱纹的脸上全是虔诚,他不时伏下身子磕头,嘴里念念叨叨,全是听不懂的古老语言,像个老神棍。

片刻后,随着他话语的念出,一股奇异玄奥的气息开始自石斧上苏醒,仿佛古老的神灵自沉睡中醒来,虚空中看不见的门户大开,一双深邃目光从其中投落下来。

“唤吾真名,需你心诚。后辈,你的供奉呢?”一个听不出感情的冷漠声音响起,在石洞内悠悠回荡。

“供奉已为祖器大人准备好了。”大祭司恭敬道,然后缓缓起身,苍老脸上露出丝不忍,接着又摇摇头。

声音消失,旋即石斧自祭台上落下,安稳地落在大祭司手中。

“以十万族人之血为供奉,是否值得呢?”

把心头的疑问不解压下,大祭司叹了口气,这是祖训,是规矩,他们这些后辈遵守就好,何须多问。

祖器的力量磅礴无边,每一次面临灾难的时候,都是祖器力挽狂澜。

区区一点族人,和整个族群怎么能相比?

在关键时刻牺牲自己的性命,这是每个族人都需要牢记的祖训。

所谓的关键时刻,自然就是唤醒祖器的时候。

离开石洞后,大祭司直奔部落中央,在高台上已经有人在等待他了,他几步上去,面色沉重,随即一抖黑袍,面对众人。

下方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一双双饱含期许的眼睛望着他,有悲伤,有沉肃,有愤怒……但都没有绝望,没有恐慌,族长虽然死了,但他们还有希望。

大祭司他还在,祖器也还在。

“关乎我们部落生死存亡的时刻来了,需要我们以鲜血和生命来唤醒祖器去击杀强敌。我图熊部落的儿郎们,我问你们,你们可愿意为部落付出生命,愿意为部落抛头颅洒热血,为妻女夺取一份和平?”

“你们可愿意?”

大祭司洪亮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般响彻四方,惊起远处林中无数鸟兽,而下方图熊部落的族人闻言热血上涌,踏步上前,丝毫不惧,全都大喊:“愿意!我们愿意!”

声浪一阵高过一阵,简直要淹没这片天地。

大祭司闭了闭眼,将眸中的不忍和悲悯尽数收敛,才脊背一挺,高声道:“我图熊部儿郎势与强敌厮杀殆尽……”

他掌中的石斧隐隐颤抖起来,一丝兴奋和渴望传来,仿佛已经饥渴多年就要饱餐一顿。

片刻后,冲天的血光自图熊部落中亮起,映红了苍穹,犹如野火燎天。

大祭司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切。

石斧上嗡嗡嗡地颤动起来,体型猛地变大,其上面沾染了无数鲜血,一股惊人的气势也随之扩散而开。

……

……

“看来图熊部落大祭司是回去请祖器了。”

森林中,魑魅在树叶间跳跃,忽然感知到远方升起一股绝强的力量,黛眉微皱,小巧的鼻翼翕合了下,才对下面的姬九说道。

“祖器?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去另外两个部落。图熊部落有他们大祭司撑着,也不好对付。”姬九思索片刻,说道。

魑魅点点头,身子化作一阵蓝烟,俶而消散无综。

盏茶功夫后,偌大的一个图狼部落极好找到。两人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穿过诸多屋舍,魑魅根据搜寻到的记忆带着姬九一路往深处走去,图狼部落似乎还不知道族长的死讯,所有族人都和平日一样,男人出去狩猎,女人在家带孩子做饭,一派和谐景象。

忽然前方一间高大树楼映入眼帘,两人现出身形来,一些人顿时就发现了他们,正想大喊,然而魑魅抬手一扫,一圈冰剑射出,嗖嗖嗖……正中喉咙,所有人捂着脖子倒下去。

“你们是何人?”树楼的门被人推开,一个衣着暴露的美妇人走出,手中握着一把黑色弯刀,冷冷看着两人,说的是标准的通用语。

姬九自然不可能和她废话,身体微动,已是瞬间出现在了美妇人面前,伸手扼住她喉咙,在她惊愕恐慌的眼神中直接提起来开始搜魂。

“祖器没在这里。”姬九摇摇头,将她的尸体扔下。

很快这里的异响就惊动了其余人,然而当他们赶来的时候原地除了族长夫人和几名族人的尸体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有敌人入侵!”一阵号角声音骤然间响遍四方。

而此时姬九和魑魅已经到达一个地下洞穴的门口,看守的几个图狼部族人被解决掉后,两人径直走了进去。

片刻后在洞穴底部,两人看见了一方祭台,以黑土和黄沙垒成,四周铺以密密麻麻的惨白色头骨,在石洞头顶悬着一枚硕大无比的淡蓝色月明珠,照亮周围。

“那就是他们所谓的祖器了么?”姬九看向祭台上摆放着的一只破损箭矢,一丈多长,足有成人胳膊那么粗细,表面坑坑洼洼,花纹磨灭看不清晰,尤其是头部更是磨损的厉害,已看不见任何锋芒。

而且通体竟以石头打造而成,有些部位可见斑斑血迹。

“咦,我竟然摄不过来。”魑魅微有惊讶,她手一招,想将其摄来,然而一层看不见的墙壁却阻挡住了她,箭矢微微颤动了下就不再动弹了。

“有古怪。”姬九试着靠近过去。

忽然,他指间的古朴戒指翁嗡嗡颤动起来,仿佛复苏一般,心脏般的搏动传入姬九心间,各种纷杂画面闪逝,隐隐约约中他竟从中感受到一丝伤感和悲凉。

随即而来的就是一股滔天的恨意和杀气。

祭台上的箭矢似乎也受到感应。表面闪烁起淡淡光华起来,接着竟自己动了起来,箭头一转,直直指向姬九。

嗖!!!

它旋即闪电般朝姬九射来。

姬九正要抵挡,却见戒指上光华一闪,一道与之相对的光芒竟陡然射出,和箭矢在空中无声相撞起来。

下一刻,虚空竟寸寸崩碎,宛如被撕碎的破纸,露出一片虚无来。

姬九目光闪烁,朝后退开几步,连他都未料到自己的这枚戒指还有如此本领,虽然神秘,但也仅限于质地坚硬,难以摧毁而已。

这一变故,也让魑魅大吃一惊。旋即一团蓝色雾气自手中飘散而出,直奔空中的箭矢飞去。

嗡嗡嗡!

箭矢极速转动起来,表面上的灰尘脱落下来,露出其中深褐色的内部

,那是血液浸染进去不知多少年形成的。

下一刻戒指的光华敛去,又古朴无化起来。

箭矢也似失去了所有威能,从空中跌落下来。

姬九眯了眯眼睛,伸手一招,箭矢轻而易举地就被他摄入掌心,入手微沉,也有些冰凉,摸起来像是玉石,但有着细密的骨质覆盖着在。

他微微一惊,发现自己的推测错了。

这箭矢竟是骨骼制成的。

而且没错的话,应该还是由多段骨骼熔炼锻造,互相组合而成。

隐隐给他一丝熟悉的感觉。

再结合戒指的反应,姬九不难推测出这箭矢和古魔传承有关,或许就是源自于古魔传承的主人也说不定。

忽然,洞穴外面传来脚步声音,夹杂着一群人的喝骂,姬九目光一凝,知道是图狼部落的族人们找上来了。

也不需要他多说话。魑魅黛眉微皱,手一扬,地面顿时轰隆隆颤抖起来,接着无数粗壮而尖锐的冰棱轰轰轰从土里冒出,森寒气流席卷而出,将沿途一切冰封。

转眼间洞穴四壁就被坚冰所覆盖,寒冷异常。

一具具冰雕保持着原有的动作,眼中的惊骇还未消退,却是已无任何生息。

两人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一圈圈的图狼部落族人手中拿着武器,围在外面,里里外外起码有上万人,他们见两人走出,无不露出凶狠、仇恨表情,纷纷举起手中武器,做欲攻击的模样。

“我不想滥杀无辜,所以让你们能主事的人出来。”姬九开口说道,他知道这群人中绝对有能听懂自己话的。

他话一说完,人群顿时哄闹起来,有几个年纪看起来较大些的图狼族人互相对视一眼,在一众人担忧的眼神下走出,其中白发苍苍的老头对姬九行了一礼,恭敬道:“来自外界的强者,您好,我是图狼部落的族公图狼干。”

“请问您有何吩咐?”他态度恭敬,看不出丝毫怨恨和愤怒,反而透着股平静和坦然。

宛如视死如归的勇士。

这个时候,抵抗是没用的。在强者眼中,他们这些人数量再多也没用,一式神通便可以毁了整个部落。

很久以前,他们部落的大祭司还在的时候,曾给他这么说过。

“你们的祖器需要怎么唤醒?”见他识趣,姬九便懒得废话,直接询问。

“祖器?”族老闻言,迟疑了下,才平静道:“需要以族人鲜血和生命唤醒,每一次唤醒需要十万族人。”

“有趣的方式。”姬九挑了挑眉梢。

以十万族人来献祭唤醒祖器。这是真的祖器么?他也不想过问。

称之为邪器也不过分。

如今他最感兴趣的当然还是这些部落间保守的秘密。

随即族公带两人去另一地方。

一间偏僻的土培房。

房中结满蛛,遍布灰尘,很久没人打扫来过的模样。

“这是我们大祭司的居所。”族公解释。

一具干枯的骨骸倒在房间内,一个木质小盒子就摆放在骨骸双腿之间。

族老恭敬地磕了几个头,才去取来小盒子,递给姬九,说道:“盒子内装的就是我们守护的东西,其实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每一族只有族长和大祭司两人才有权利知道。”

姬九元神一扫,没发现异常,只是个刻有封存阵纹的小盒子,保证它不会在时间洪流中毁去,魑魅也踮起脚尖,颇为好奇地看来。

随即姬九将其打开。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符号。他完全不认识。

他看向魑魅,魑魅也摇头表示不懂。

那么能认识这文字的也就只有族老了,他接了过去,缓缓为两人念来,是否说谎两人自然能辨别出。

片刻后,一抹疑惑却是浮现姬九眉宇间,他远望森林中央方向,目露思索。

盒子中记载的是几大部落的来源和历史。

对这些姬九他不感兴趣,其中最重要的消息就是将各地图残片拼凑在一起,以鲜血浸染后可以看见另外的一副地图。

三大部落守护的正是那副地图。

他手中地图残片差不多已经集齐,如今就只差三大部落的了,事到如今,族老也就顺便派人去将他们部落的那一块取来给姬九。

“古怪的地图,还有那古怪的祖器。”姬九揉了揉眉心,显得有些困扰。

眼前迷雾太多,他本想抽身离去,但隐隐中的直觉却在告诉他继续下去,事情和他有关。

沉思过后,姬九开始以莫离家和公孙家的推演法推演起来,盏茶功夫后,在一片模糊中,他捕捉到了一丝联系。

联系就在于的他手中的须弥戒。

“果然是古魔传承的事情。”

姬九摩挲起戒指来,目光闪烁。

“如何?要不要去?”魑魅偏了偏脑袋,抱着膝盖坐在他旁边。

“去,为何不去。”

收拾好心思,姬九淡淡一笑,随即起身准备去另一个部落,图虎部落。

也就是这个时候,图狼部落外面忽然涌来了潮水般的人群,其中带头的竟是之前逃走的图熊部大祭司,那个黑瘦老头。

三人狭路相逢,大祭司脸上一片平静,姬九看见了他手中握着的硕大石斧,材质和那枝箭矢一模一样。

宝宝发烧拉肚子怎么办
宝宝拉绿色大便
宝宝吃退烧药多久能退烧
宝宝发热39度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