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我的技能来自鬼魂 第383章 【】

发布时间:2019-12-12 21:44:20

我的技能来自鬼魂 第383章 【】

【未修改,暂时别看】

……。

整个丹宗骤然变得鸦雀无声。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怔住了,本来正看着新人牵手的美好一幕,没想到画风突然来了个大转变。

美好的一幕变得血腥残忍,新郎官整个人都没了,被人一拳轰成了漫天血雾,混合着天空中飘下的灵雨,缓缓落在了地面上。

这是怎么回事?

丹宗宗主的孙子,在自己的婚礼现场上被人一拳轰杀了?

这一刻,全场都震惊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马车外的邢鹰身上,好像在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尤其是那群长老供奉,他们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邢鹰就突然窜了出去,做出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此时他们全部都傻眼了,随后浑身一颤,心中一声哀嚎,这个小祖宗啊……

虽然他们不知道邢鹰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们却知道邢鹰闯大祸了,弥天大祸啊!

在丹宗的地盘上,杀了人家丹宗宗主的孙子,这是嫌命太长,想要去送死吗?

上官明也是惊呆在原地,他没想到邢鹰大闹婚礼的方式居然这么直接暴力,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把新郎官一拳轰死了。

按照他之前的想法,应该是借用多方势力来阻止这场婚礼,然后谈判,中断这次联姻,这才是正常的方法。

可是现在邢鹰却把丹宗宗主的孙子给杀了,这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啊,还怎么谈判?

上官明眼中浮现绝望和无力,心中叹了口气,感觉邢鹰的鲁莽把所有事情都推向了绝路,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再看看那边的丹宗宗主和神音宗宗主,他们也是同样的满脸呆滞,愣了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好像不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直到邢鹰缓缓收回了拳头,淡淡说了句:“我宣布,婚礼结束。”

两宗宗主这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彻底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旋即表情各异,但都是怒火冲天,暴怒到极点。

神音宗宗主气的浑身颤抖,恨不得冲上去把邢鹰给撕碎了,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他没想到两次联姻都失败了,一次是神音宗要嫁过去的人自杀了,第二次是丹宗要娶妻的人被当场轰杀了。

每一次的联姻都不顺利,仿佛老天在作弄他们神音宗一般,傍条大腿就这么难吗?每次都能发生各种意外

这样下去,估计是没有第三次了,因为缕缕失败,肯定会被丹宗认为两宗八字不合,强行联姻在一起只会触怒天地。

此刻的神音宗只想仰天吐出一口鲜血,憋屈,真的是太憋屈了啊。

坐在旁边的丹宗宗主也同样气的浑身颤抖,座椅的扶手被他一把捏碎,一股无比庞大的气势升腾起来,他彻底的愤怒了。

可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到大长老一声狂怒的咆哮响起,直接飞掠向邢鹰:“你这个小杂种!老夫要杀了你全家啊啊啊!!”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出头的竟然会是丹宗大长老,尽皆是微微惊愕了一下,但对邢鹰来说,这却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邢鹰冲进马车内将墨云月一把抱起,随后身形化作一团血光,在空气中留下重重残影,瞬间飞掠回到长老供奉们的中间。

他如今的修为和实力,速度并不比这什么大长老差多少,再加上早有预料,所以轻轻松松的就躲开了这暴怒的一击。

看着眼中布满血丝,愤怒到几乎要爆炸的大长老,邢鹰嘲讽道:“大长老,这么着急干嘛,难不成死掉的那个是你孙子不成?”

这句话在旁人看来只是一句讽刺而已,但大长老做贼心虚,心里顿时一惊,正欲继续扑击的身形也是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他略显慌乱和恼羞成怒:“你胡说八道什么?那怎么可能是我的孙子?我只是为我们宗主着急!你杀了我们宗主的孙子,作为手下,我自然有义务出来报仇雪恨!”

“呵呵,是这样吗?”

邢鹰嘲讽的笑了笑,随后不再看他,将抱着的墨云月放了下来。

看到自己的女儿,上官明刚才的各种烦恼和绝望都消失一空,只感觉胸腔填满了惊喜和感动,还有满满的愧疚。

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墨云月,再也不考虑任何事情,即便待会就死也没关系,能在死前和女儿团圆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这时候,丹宗宗主轰然飞起,悬浮在半空之中,尽管他年岁已大,但身体依旧雄壮如中年男人,看起来很有一股压迫力。

他身上爆发出绝强的威压,显示着他极其恐怖的修为,他是在场人中的最强者,这一点毋庸置疑,谁也不会否认。

只听他一声怒喝,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一般:“此子杀害我孙儿,今天他必死无疑!各方势力的各位长老供奉,你们将他护在中间,是要保着他,与我丹宗决裂吗?”

一众长老供奉顿时一惊,这才意识到他们的站位很是不妥,看起来就像和邢鹰是一伙的,这可是个天大的误会啊。

反应过来后,他们当即就想退开,可就在走出一步后,又齐齐停了下来。

如果这一走开,邢鹰肯定会记恨他们,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打好的关系也彻底功亏一篑了,甚至会变成老死不相往来的仇敌。

他们面色阴晴不定,纠结的肠子都快打结了,走,得罪邢鹰,不走,得罪丹宗宗主,这他妈到底要怎么选啊?

这时,邢鹰开口了:“众位长老供奉,我不会让你们为难的,你们只需要帮我保护好这两个人,剩下的我自己搞定。”

长老供奉们犹豫了半晌,齐齐点头。

只保护这两个人,应该不算袒护邢鹰吧,这样既不得罪丹宗宗主,也不得罪邢鹰,确实是最好的一个结果了。

邢鹰见他们答应了,便缓缓腾空而起,直到和丹宗宗主平等对视以后,才微笑道:“丹宗宗主何必如此恼怒。”

“这样吧,我给你看个视频,等你看完以后如果还想杀我,我奉陪到底,如何?”

台州治疗龟头炎方法锦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治疗白癜风医院重庆哪家好贵阳癫痫医院医生贵阳脑癫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